郭德纲弟子筹款百万治病惹争议,众筹平台“水滴筹”被质疑审核不严
来源:钛媒体    点击:   发布时间:2019-05-07 08:56

钛媒体注: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艺名吴鹤臣)突发脑出血而住院救治,其家人为其在众筹平台“凯发k8娱乐平台水滴筹”上发起筹款,金额为100万元。然而网友发现,吴家经济状况较好,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一辆车,却在众筹时还勾选了“贫困户”标签。随后此事引发网友热议,有部分网友质疑家属骗捐。

德云社、水滴筹作出回应

5月4日晚,德云社就此事发表声明称,众筹百万是吴帅妻子的私人行为,目前德云社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公司及郭德纲也将提供经济援助。

德云社在声明中称,吴帅具有北京医保,其医保卡现在天坛医院住院处留用。另外,德云社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且公司及郭德纲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

对于众筹百万的争议,德云社回应称,吴帅之妻发起的“水滴筹”众筹系其私人行为,经过公司与其沟通,她表示之前对于现行医疗保险的相关政策了解不足。对于之前受捐的款项,家属表示将按照平台规则由平台方直接划入医院账户,用于吴帅后续的治疗,且相关花费的明细将由家属自行公开。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也曾向公众解释称,自己“没有逼捐也没有骗钱”,家中确实困难,两套房子是公租房,车也不能卖,而病情不可预知,所以提前做好准备。

她还表示,100万是上限,目前筹款已停止,截至5月3日晚共筹得14.8万元,暂时够用。

5月5日晚间,水滴筹也发布了关于“相声演员吴某在水滴筹筹款”的相关说明。

水滴筹称,救助发起后,平台与发起人取得了联系,对患者病情进行了核实,确认患者病情属实。声明指出,目前该筹款已经关闭,共筹款147959元,发起人暂未申请提现。如发起人申请提现,平台会进行公示。

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也会持续向公众公示。对于外界质疑的房产、车产等问题,水滴称当前房产等家庭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使用规则为争议埋下伏笔

事实上,因众筹平台求助人经济情况引发的争论早已不是第一起。综合多起类似事情的分析,目前有几大问题确实值得关心:贫困户如何认定?审核严不严格?对求助人经济情况有无限制?众筹金额多少合适??

此次吴鹤臣百万筹款事件被爆出后,水滴筹相关人员表示,平台审核信息没有界定“有车有房就完全不能发起筹款”,但前提是“要按照平台的规定,去提交这些相应的证明材料”。该人员还称,平台“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车产和房产”,只能要求发起人公开说明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去做公示”。

通过阅读水滴筹等众筹平台的用户协议,众筹平台的使用规则中所规定的使用范围远比公众普遍的理解要广泛。

从《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以下简称《条款》)中我们可以看出,平台对筹款发起人、求助人的资格并没有经济条件方面的限制,而其它如轻松筹、爱心筹等平台的协议中亦无此限制。也就是说,即使是经济情况良好的富人,也可以通过众筹平台进行筹款。

但也必须指出的是,《条款》中也要求在求助信息发布内容中完整、真实、准确地公开求助人的家庭经济状况。

因此,在吴鹤臣事件中,水滴筹方面表示“社会人士可以根据自己判断,选择去帮助他或是不帮助他”也与其《条款》中所述规则相一致。

但公众却普遍认为,家庭经济状况良好的人,就不应出现在众筹互助平台上。也就是说,众筹平台规则中所限定的求助范围与公众普遍的理解之间的不一致,为质疑的产生埋下了伏笔。

除求助范围外,在吴鹤臣事件中,众筹金额达百万也是令事件迅速发酵的原因之一。对此,吴的妻子张泓艺曾表示,因为是第一次使用软件,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

实际上,在对几家众筹平台进行测试的过程中也发现,对于众筹金额,平台确实没有任何指导。

在水滴筹的《规定》中虽然有对求助金额给出50万元的限制,但该规定在筹款发起界面的最下方,需要专门点击才会显示条款。而填写金额的对话框却在发起界面的最上方,且输入超过50万元的金额也并无任何提示。只有超过100万元才会提示100万元的筹款上限。

根据平台规则,众筹的钱只能用于治疗,不用的部分须返还。

但很多众筹项目结束后,就没有人再去关心,没有人会问这笔善款是否全用在治疗上,也很少看到求助者晒医疗账单,而平台方面是否对善款的使用进行有力监督,我们也不得而知。

平台盈利困境

另一个困扰大病救助平台的问题,是盈利困境。

最早尝试大病众筹的轻松筹,在筹款提现时会向筹款者收取提现金额的2%作为手续费。此后,由于各种争议,2017年5月轻松筹宣布对个人大病求助实行零手续费。这意味着其必须寻找其他盈利途径。

2016年8月,轻松筹拿下保险经纪牌照。同年,轻松保正式上线。作为一个互联网保险产品销售平台,轻松保为轻松筹用户提供“事前的健康保障方案”,这也逐渐成为轻松筹主要的盈利渠道。

上线两年后,轻松筹便先后与泰康在线、华泰保险等多家保险公司合作,按照平台宣传,其投保用户已经突破1500万,实现了月复合增长率超过50%,单月规模保费破3亿元的成绩。尽管如此,平台至今未走出亏损的状态。

水滴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水滴公司从互助保障切入,目前拥有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三条核心业务线。

水滴筹自成立起便宣布对个人大病求助实行零手续费。并和轻松筹走了相同的路径,拿到保险经纪牌照,涉足保险业。2019年3月水滴公司完成B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近5亿人民币。

但实际上到目前,水滴平台也未能摆脱亏损的局面。

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1年—2016年间,保费金额从最初的32亿元增长71倍至2299亿元,年均复合增速高达135%。与此同时,互联网保险渗透率也一路走高,从2011年的0.2%上升至2016年的7.43%。

不过,持续走高的情况在2017年发生变化。据统计,2017年互联网保险全年保费收入为1835亿元,同比下滑20.2%。2018年上半年数据同比降幅有所收窄。有专家表示,互联网保险作为一种新兴业态,经过了初期的快速增长必将重归冷静。

而相比目前市场上有超过120家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的传统保险公司,水滴保、轻松保“缺乏网点服务人员”和“缺乏有效沟通”的弊病也正在逐渐显现。盈利困境,或许并不那么容易破解。(钛媒体编辑综合)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